郑州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装饰

新疆阿克苏植树治沙三十载风沙之源变绿洲果

来源: 2018年08月25日

新疆阿克苏:植树治沙三十载 风沙之源变绿洲果园

依马木麦麦提打起了退堂鼓。

这位塔里木大学林学教师和阿克苏一中校长已谈妥调动事宜,一来准备在学校3000亩果园里大展身手,二来可以回到城区与家人团聚。在从乌鲁木齐出差回来的路上,他被闻风而至的老同学阿克苏地区林业处副处长艾斯卡尔卡斯木逮个正着,一阵忽悠,他来到刚成立的柯柯牙林管站,出任站长。

第一次实地考察,面对沟壑纵横、寸草不生的柯柯牙,依马木麦麦提就心生绝望。在跨过一个深沟时,由于浮土松软,他猝不及防地陷了下去,差点受伤。

惊魂未定的依马木麦麦提向地委副秘书长、柯柯牙绿化工程常务副总指挥何俊英递交了辞呈:您看,我原来在明亮宽敞的大学课堂教课,干净体面,受人尊敬。在这儿,说不定得把命给送了!还是让我去阿克苏一中吧。

首先,你是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更重要的,地委非常看重你身上的专业素养,相信你一定能在柯柯牙绿化中发挥出最大的作用!何俊英,这位跟随王震将军部队入疆的老兵,做起思想工作也不遑多让,不要害怕,只管干,放心,地委和指挥部会全力支持,做你的后盾!依马木同志,还是回家再考虑考虑?

一夜辗转反侧,翌日清晨,背上一口袋馕,这位土生土长的阿克苏人,再次出现在了柯柯牙植树工地上。

这一待,就是30年。

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的阿克苏地区,生态环境脆弱。上世纪80年代,阿克苏每年沙尘天气将近100天,居民们一年当中有近1/4的时间在沙尘中度过。更要命的是,沙漠离城区只有6公里,还在以每年5米的速度逼近。

1986年,地委下定决心,在风沙策源地柯柯牙启动绿化工程。30多年来,克服重重困难,先后组织近210万人次,进行37次绿化造林大会战,筑起了一条集生态林、经济林于一体的防风治沙绿色长城。亘古荒原、风沙之源,变成了生态屏障、绿洲果园。

从往昔漫卷狂风蚀春色,迷梦黄沙掩碧空,到如今风拂杨柳千顷绿,水润桃杏万园红,已累计造林115.3万亩的柯柯牙,以30余年的坚持告诉人们:功成不必在我,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远去的黄色

别处的春风是绿色带着花香,阿克苏的春风却是黄色夹着风沙

3月的阿克苏,依然春寒料峭。

正值早高峰,路上,车辆川流不息;路旁,金丝垂柳正待吐新芽,赶时髦的姑娘,已经换上了应季新装。行走在塔北路街头,市民丁长荣不禁向感慨:过去的春天,可不敢就这样出门啊!

记得那会,风一来,沙借风势,风借沙威,整个城市顿时变得昏天黑地,一米开外,人们都无法看清对方。白天在屋里都要点灯,不戴口罩、头巾就无法出门。家家户户最繁重的家务活就是洗衣服,三桶水都洗不干净一件衬衣。风沙的威力,丁长荣记忆犹新,有一回,我和几个小伙伴骑着自行车出去玩。骑到塔北路时,突然刮起风来,铺天盖地的沙子就过来了。我们根本睁不开眼,全被风吹倒了,等爬起来时,好不容易才找到自行车。

另一场令丁长荣一直心有余悸的风沙,也是在3月。

那时我刚参加工作,正从城区开车往温宿县方向走。快出城时风沙起来了,立时就把我开的油罐车的篷布掀翻,车也没法开了,只好停在路旁等风小点再走。在风沙里,汽车犹如暴风雨中海上的一叶扁舟,任凭摆布。尽管车窗玻璃全摇起来了,沙子还是一捧一捧地往驾驶室里钻,后来沙子混合着小石头把挡风玻璃打碎了,丁长荣只好用衣服蒙住头。上了路,他发现行驶在路上的汽车,几乎都是红色和灰白色。原来,风沙把汽车油漆全都刮掉了,裸露出铁皮的原色。

对于老阿克苏人来说,类似这样的场景,已记不清有多少回了。那时的他们只能皱着眉头苦笑:别处的春风是绿色带着花香,阿克苏的春风却是黄色夹着风沙。

追根溯源,风沙虽起始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但真正影响城区和温宿县人民生活的,却主要来自柯柯牙。

柯柯牙,位于阿克苏城区东北部,这片大荒原维吾尔语意为青色悬崖,却和青色毫无关系。

年复一年的风沙扑咬,这里土壤瘠薄,沟壑纵横,就像狼群啃噬后的骨骸残肢。

想要在柯柯牙绿化固沙,可不是单单种树这么简单。

《温宿县志》记载,清朝末年,当地贵族想在这里广植花木,营建夏宫。为此专门从吐鲁番聘请了工匠,前来开凿坎儿井、穿引地下水,耗资甚巨却效果不彰,只遗留下几处残破的坎儿井。

民国时期,地方官员也曾尝试在柯柯牙垦荒造林,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也没种活几棵树,后来也只好宣告失败,春天种植的树木被晒成了秋天的干柴。

年年植树年年荒,年年植树老地方。这是当时在阿克苏流行的一个顺口溜。

难道伴着风沙生活,是阿克苏人难以摆脱的宿命?

难忘的灰色

如果有人去堵风口,不要说柯柯牙能种树,就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也能变江南

会议开崩了。

何俊英抓起直拨地委书记、绿化工程总指挥颉富平的办公室,没有人接。他把快燃尽的烟头猛吸一口,甩进烟灰缸,大步走出门来。

地委!何俊英拉开车门。

小车携沙卷尘而去。

这是1986年6月的一个下午,地区交通处办公楼二楼会议室,柯柯牙绿化工程指挥部正在这里召开会议。

会上,何俊英抛出一个方案:秋季在柯柯牙三毛以西区域种植3000亩防风林。

大家都愣住了。

这怎么可能?第一个跳起来发言的,是林业处处长毕可显,要知道这里是风口,一过深秋,西北风就挟着寒流长驱直入,树苗种下还等不及喘口气,就会被风吹倒、吹干。3000亩的树苗难不成当柴烧

新疆阿克苏植树治沙三十载风沙之源变绿洲果

?!

我们面对的是重盐碱土壤。别看上面是浮土,里面都板结了,光平整土地、开挖树坑都将耗时费力、事倍功半。要我看,前景不容乐观。另一位干部附和道。

上一页123下一页

随机文章